不辞

逃离

        被困在噩梦版的爱丽丝仙境一样的地方,逃离过程意外的清晰。
        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我就发现呆在一个高度集中管制的地方,这里就像一所设施极为完备的校园甚至说是城镇,现代夹杂一点欧式的建筑风格。
        所有人都是“学生”,无论男女老少,管理我们的,就是“老师”,“教导主任”是个中等体型的中年妇女,强装和蔼的外表下,是藏不住的阴郁。
        这里的学生没有被强制体力劳动,也没有受到暴力伤害,这里的一切都秩序井然,我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学校的规定,在指定的时间去指定的地点,没有人对此表示公开质疑,即使是看着跟自己年龄相差巨大的人跟自己同一个教室“学习”。大家对于这里的怪异闭口不谈。
        教导主任是极为敏锐的,每当我觉得这里不对的时候,都会察觉到她在盯着我,与其说她在防备我,不如说她在跃跃欲试,好像只要我做出进一步的行动,她就能收获什么乐趣一样。
        我们收到了新指令,学校说我们要盖一座乐高金字塔,一块块的比人高的乐高积木,奇怪的是搭建起来没有人觉得累。我们按照设计图纸来把它们建设成金字塔,这座塔是拿来做电子竞技的比赛场地用的。
        我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了。这里就像一个虚幻的娱乐世界,学生就是这个世界的活动参与者,我们不需要生老病死,我们只需要活在这里,只需要进行着可被观察的活动,只需要——不要回到现实世界。
        学校举行了篝火晚会,我坐在人群的外延,跟几个伙伴说了我的发现,以及我想逃出去。没想到大家其实都意识到这个世界很怪异了,都早已有了想法,只不过大家在害怕事情败露之后的惩罚。惩罚具体是什么大家都不清楚,只知道一直以来经常会有人莫名消失,那些人到底是逃出去了,还是被“惩罚”了,就不得而知。那些开拓者们给我们还是留下了些有用的经验的——这个世界有通往现实世界的出口,但是出口藏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我们决定杀过去。
       怎么可能真“杀”啊哈哈哈哈哈哈,这里没有任何可供进行暴力行为的工具,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被监控着。我们准备去肉搏。
        趁教导主任不在办公室的时间,我们冲了过去,打开门的瞬间,肉搏战就开始了,除了一个梯子通往被铁门关住二层之外,没有任何办公用品的房间,全是小怪物。大家直接冲上去,毫无疑问出口就在楼梯之上,怪物迎面攻击我们,我们靠血肉之躯抵挡。这里果然不是真实的,大家没有任何痛感,甚至没有流血受伤。
        过大的动静引起了学校的注意,有人大喊有人来了,但是这个时候不能放弃啊,我拼命往前冲,一个胆小鬼死命粘着我,我们俩奋力挤进了二层的入口,关上门,结果发现上面是一间破旧的木质小阁楼,很多杂物,我发现木质的天花板一角有点松动,毫不犹豫的去推开它。很多碎屑跟灰尘落了下来,砸我一脸,还有很多杂物把洞口堵了一大半,有风朝我的脸上招呼过来,很微弱,但是这里一定是通往外面的路!我踩着墙边的杂物往洞口挤,死活爬不上去,喊那个胆小鬼过来让我垫垫脚,等我爬上去了再拉他,他畏畏缩缩地不过来,焦急的催告我教导主任要上来了。
        我冷静一听,楼底下的暴动确实平息了,一定是老师们过来镇压住了楼下的人,教导主任的脚步声逼近,没办法,我赶紧又盖上了洞口,跟胆小鬼就躲在洞口附近一排陈旧衣物后面。
        透过衣服,我看到教导主任巡视了一遍阁楼,似乎在确认有没有人跑进来了,看来楼下的同伴没有暴露我们,而那些守门的没用的小怪物们智商不够,没办法汇报情况。教导主任朝洞口走过来了,她腰间居然别着一把精致的短剑,一只手紧张地搭在上面。这把剑,一定是唯一能伤到我们的东西。
        走到洞口下,她抬头仔细查看,眉头一皱。我悄悄抓起旁边的衣服,猛地往教导主任的脸上甩过去,然后赶紧跳出去,一把夺过她腰间的短剑,我感受到了她的慌张,看来她也害怕这把剑。
        我毫不犹豫地把短剑朝教导主任的胸口刺去,同时用手隔着衣物捂住教导主任的嘴,有东西溅到了我和胆小鬼身上,教导主任还是发出了痛呼声,我不太确定外面是否听到了。没时间管那么多了,随手抓起落满灰尘的两件斗篷,叫胆小鬼和我一起穿上。再次推开天花板的碎木板,胆小鬼乖乖让我踩着他的肩,成功爬上了洞口,一把拉起他。
        我们仿佛进入了一座钟楼的顶楼,纯红砖的建筑,两面墙上是西方教堂式的彩色玻璃窗。这里宽敞的不合理,这不合常理的空间变化说明,我们一定就在这虚拟世界的出口了。
        我走到一扇窗前,磨砂的窗户使我看不清外面,但是有淅淅沥沥的雨水拍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使劲推开窗,一瞬间,冷风夹着雨水拍到我脸上,淋到我身上,一个寒颤,打的我神清气爽——老子他妈真的逃出来了!!!!!身体每一处恢复的真实存在感和触觉,都在告诉我我真的“活过来”了,之前混沌的感觉就像一场梦。窗外面,是空无一人的铺砖的广场,我们大概在二三层的高度,带上斗篷的帽子,隔绝还在不断拍打在脸上身上的雨水。翻出窗外,我要奔向自由了。扒在窗边,我一把揪过还在犹豫的胆小鬼,冷静的告诉他:“爬出这里,我们真的回到现实世界了。”
        带着胆小鬼一步一阶地顺着外墙突出下到地上,踩着坚实的铺砖地面,脚步声,雨水声,还有我手里短剑的坚硬触感,我告诉自己,等我搞清这一切,我会回去的,我要把那个世界的大家都解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