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辞

幸运儿游戏

    做梦二十年,90%以上的梦都是逃亡跟对抗恶势力、拯救世界。有些梦醒来之后一些片段能记得非常清楚。跟邪恶对抗肯定会有流血伤亡,以前的梦上帝视角开的大些,对于流血牺牲都没有什么实感,偏偏昨晚的梦切实地让我感受到了无力跟沉痛,记下来做个纪念吧。以后也试着记录一些有意思的梦。
    这个梦里没有出现现实生活中的熟人,倒是出现了之前看到的一个设计。
 
    我们班搞了个合宿,在一个有一栋公寓楼,有草地,有林地,有泳池的大型度假园区。
    合宿第一天,大家在园区管理员的带领下在林地里找到了一个洞窟,长隧道深处是一个容得下所有人的开阔洞穴,洞穴中间是被围栏围起来一个石雕,就一个大头,男性,丑,像怪物。管理员说这个石雕是能说话的,你们要看看吗?于是石雕挣了眼,连接底座跟头部之间的,就是他能无限伸展的脖子。有点吓人了,我想溜,但是其他人都非常感兴趣。石雕说我有一个有意思的游戏,大家感兴趣吗?赢了的人有奖励。
    石雕的脖子开始变态伸长,他把脸凑的每个人面前,开始蛊惑他们,奇怪的是,其他的人都一动不动。我害怕那个丑脸会突然伸到我面前,我肯定会尖叫的。用外套的帽子包住脑袋,用手捏住前面,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好在石雕没有来找我。等到我把帽子拿下来,石雕对大家说:“游戏开始。”他视线对上一个同学,“今天就从你开始吧。”
    什么鬼?你们在搞什么玩意儿?我还什么都没搞懂,大伙就撤了,回到我们的公寓楼,准备洗洗睡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醒来,突然园区的画风就变了,总感觉有东西在跟着我们,危险的视线,大家开始慌张,开始走散,但是所有人好像都在找什么。我抓住一个人,问她大家到底在干嘛,她说在找游戏的破解方式。
    什么游戏?
    石雕昨晚开始了一场游戏,没有具体的规则,一天为一局,一局选中一个人作为幸运儿,园区发生的变动在他身边会最密集,每一丝细微的变动都是寻找破解游戏关键的线索。一局之内,游戏破解,大家胜利,破解之人能获得“奖励”。如果破解失败的话。。。。
    “破解失败的话?”
    “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觉得现在这里好恐怖,如果失败了的话,后果我们可能承受不了。”
    就这样的迷迷糊糊的,我就跟着大家移动着,逃跑着,寻找着,危险开始由无形化为有型,大家的生命开始受到威胁。好在越来越快的游戏节奏里,大家开始懂得配合与听从指挥,没有出现伤亡。
    夜里,园区平静了。这一局游戏结束了吗?不清楚。大家并没有找到破解游戏的关键。但是现在除了睡觉,我们也干不了别的了。
    第二天,大家发现昨天的“幸运儿”不见了。哦,这就是后果。也就是说,如果游戏没有被破解,那么“幸运儿”不是死在白天的游戏里,就是最终直接消失。
    幸运你妈逼。
    大家聚在一起一脸懵逼,石雕突然出现了。不,现在他已经不是石雕了。他有了跟那张丑脸般配的身体,但是仍旧任意伸展自己。歪七扭八的东西。
    “有意思,你们昨天表现得不错,今天要继续加油哦”,丑八怪嘴里吐不出人话,他用他新获得的手,指向一个人,“今天的幸运儿是你。来,大家开始吧,我会看着大家的,任何角落,我都会看到的。”
    操你妈逼,还来?!
    “老子不干了!这傻逼游戏,你爱开始开始,我不玩了!”我爆发出了炮灰言论。转身就走向公寓。按理说,这种FLAG一立我就应该立马GG才对,可能是因为梦是我的吧,我竟然平安的回到了公寓,回到了房间。
    为什么不直接离开园区?我走不出去啊。
    即使坐在房间里,我也知道,新的一局开始了。危险的气氛,是从空气里直接渗透到骨头里的。大家零星偶尔的惊呼和惨叫,说明伤亡开始出现了。丑八怪在加大游戏的变态程度。卧槽他奶奶,老子要回家!
    夜里,大家颓废地回来了,聚在大厅里,明显少了几个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心,他们在总结经验,制定计划。真的是一群坚强勇敢的人。
    第三天也就只是把绝望重复了一遍。区别就是丑八怪好像力量变得更强了,园区的变化,完全就是随着他的心情。大家就像在噩梦里逃跑一样。他留着我们,只是想慢慢折磨着玩。
    第四天,我开始不要命地在公寓里闲逛,不然能干嘛呢?在这种氛围里躺着玩手机吗?
    在某条走廊里,本该什么都没有的墙上,出现了一道门,里面传出了丑八怪的声音。这个时候就应该偷听。嗯。
    偷听这件事,肯定是会听到让人忍不住惊呼的内容的。比如——同学里有内奸。丑八怪居然在给一个我熟悉到不需要反应就知道是谁的一个女同学下任务,大致意思就是让女同学怎么瞎带节奏,怎么让游戏“变得更有趣”。
    不对,女同学也有可能不是内奸,毕竟,现在连那个女同学还是不是本人都不好说了。我跌跌撞撞地溜了。丑八怪肯定知道我偷听了,毕竟整个园区他都能开上帝视角。我才反应过来,也是蠢的可以。
    晚上,大家聚在了泳池边。可能是变动才结束,已经没有人有力气回到公寓里了吧。惨,比之前更惨了。反正丑八怪有上帝视角,每天的总结会在哪儿开又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内奸的事,我怎么开口呢?内奸可能不止一个,我又分辨不了。艹了。
    丑八怪出现了,比前几天要提前了一夜。他开始反派的变态发言,我一句都不想听。“那这次的幸运儿就是你了。”突然,全场的视线集中到我这里来。
    “我已经退出游戏了!”
    “我有同意吗?”丑八怪摆出了蔑视脸,更丑了。
    大家在幸运儿选择的震惊之中,开始互相搀扶着走向公寓。不然留那儿干嘛?听丑八怪发表总结吗?
    我接受不了这件事,跑到班长也是这段时间大家的主心骨旁边,向他求助。他思考了一下,考虑到一开始洞窟里以及这两天我的例外情况,他决定换个战略,试着以我为核心,来寻找突破口,死马当活马医呗。
    班长走到另一个女生旁边,开始用一些看似通顺但是其实微妙奇怪的句式聊天。哦,他们在用暗号,那个女生是这段时间的二把手,她就像阴霾天的阳光一样,给大家不断地注入团结的信心,脑子也好使,现在班上还能活下这么多人,肯定有她的努力。
    我看到阳光女点了点头,他们应该有了基本的想法了。
    “啊!——”
    班长一声惨叫,突然就被丑八怪身上的藤蔓卷起来抬到空中,“你们在聊些什么?”丑八怪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背后。班长一声不吭地瞪着丑八怪。
    噗————画面突然就黑白了——丑八怪就当着大家的面,捏死了班长。
    主心骨没了。
    游戏还要继续。
    第五天白天,我被迫开始了游戏,阳光女就一紧跟在我身边,保护我,带我找破解游戏的关键。事态发展成这样,今天这局,可能就是最后的挣扎了。
    我们俩移动着,逃跑着,搜索着。在公寓楼的某一层,发现了一间密室。感觉答案就在这里了。
    摸黑进到密室,走到密室中间阳光直射下来的中心,是跟洞窟中心一样的地方,这里一定是那个丑八怪的“心脏”。
    突然,黑影一闪,丑八怪就出现在了我们俩面前。
    “找到这儿了?怎么,你想带她出去吗?”丑八怪向阳光女开口。
    阳光女就那样毫无畏惧地看着丑八怪,跟班长一样的眼神。
    那样勇敢坚毅。
    一股力量直击我的胸口,大力地将我直接推出了密室,门紧紧合上。我没有白费力气地敲打,门的那一侧正在发生的惨状我能想象到,大概跟之前死去的同学们一样,大概跟昨晚的班长一样,大概更惨。
    我是个胆小鬼,我应该为班长和阳光的死承担责任,大家都在挣扎的时候,我懦弱地躲在最后。他们为我而死,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该死。
    不,该死的不应该是我,是丑八怪。
    门开了,就像在喊我进去。
    依旧是漆黑,隐约能看到本来空无一物的密室,现在布满了丑八怪身上的那种藤蔓,异常的茂密。我走进去。
    从头上飘下来一片叶子,带着血,带着肉。那我的上方,应该是我不敢抬头看的惨状。

    闹钟震动了,梦醒了。很难受,所以记了下来。
    我要去买个舒服的枕头。
    前几天才看到国内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准确叫什么我忘了,类似于纸雕塑,从外看就是普通的雕塑,你去碰它的时候就会发现,它是由层层叠叠的纸,以街边卖的那种伸缩纸灯笼的形式叠合在一起,不拉的话,就是实心的雕塑,一拉扯,就能够展开很长。

评论